您的位置:

首页  »  暴力虐待  »  弟弟的鸡鸡

分享到: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人人网微信一键分享
弟弟的鸡鸡
我才十七岁,身体就发育得像一个大姑娘了,胸部突然挺起了两堆柔软的宣肉,真像是两个大馒头,可羞死我了,就感觉它们在我胸前晃来晃去的非常碍事。

  本来平坦的胸部,为什么会生长出这么两个又大又圆的东西呢?这两个东西有什么用处呢?

  随着乳房的发育,我的屁股也逐渐涨大了起来,又圆又鼓,满蹬蹬的,走起路来感觉有些下坠。我心里就想,奶子大点,将来也许能多装些奶水好喂孩子,可这屁股大了肉乎乎的,又有什么用呢,是不是坐椅子就可以不用屁股垫了呢,由于身体上这两个部位的“异军突起”,我就非常想穿一些宽大的衣服裤子,也好遮羞。可自己生活在农村,经济拮据,妈妈对我又特别吝啬,她为了节省布料,总是给我做很小衣服和小裤子。

  这些小衣服和小裤子,穿也不好穿,脱也不好脱,每次穿上它们,就让我感到胸部和屁股非常不舒服。身子箍的紧紧的,把我的乳房显得更大了,乳头都显现出来了,和没穿衣服一样;裤子箍的紧紧的,把我的屁股显得是更大了,屁沟清晰可见,就像光着屁股,难看死了。

  冬天还好说,可是到了夏天,经常穿着浅色的衣裤,远处看上去,我纯粹就是个裸体女孩,如果谁拿个小刀子在我的胸前轻轻一划,我这庞大的乳房就会跳出了来;如果谁拿个小刀子在我屁股上轻轻一划,我这丰满的屁股就会暴露出来。

  平时走路,这两个大奶子沉甸甸颤巍巍的还能够忍受。可是如果我稍有奔跑的动作,我身上这两个奶子就上下颤动的更严重了,像两个迎风摆动的气球,真让我吃不消。所以每当有急事需要奔跑的时候,我就得用手捂着乳房。真麻烦。

  好在我的腰很细,个子也很高,才十七岁,我的个子就超过了165 ,虽然我的乳房和屁股显得有些臃肿,可我却天生一副娃娃脸,看上去仍然是一个小孩子,整个面部充满了少女的稚气,很多人说我长得像芭比娃娃,可我知道自己比芭芘娃娃皮肤黑多了。

  在农村,我就属于那种浓眉大眼的女孩,我的眉毛很黑很重,眼睫毛也很密很长,就像假的一样,同时我的嘴边还生出了些和男人一样的短小的胡须,这可真够烦人的了,因为大家都知道,像我这个类型的女孩子,阴毛也会特别的重,真的,我两腿之间的阴毛茂盛得就像一个鸟窝,黑乎乎的,乱蓬蓬的。真叫人难为情。由于我穿的都是紧贴身的瘦裤子,我阴部的肌肉发育得又特别丰满,圆鼓鼓的,肉乎乎的,再加上这些蓬松的阴毛,我的两腿中间总会鼓起一个大包,农村的那些野孩子经常盯着我的两腿之间看,还背地里叫我“大肥逼,馒头逼”,他们还给我编了套顺口溜:

  大屁股,翘的高,

  大奶子,像面包,

  两腿夹个馒头逼,

  中间长着马蜂腰……

  听了这些话,真让我受不了,我就想把自己身上多余的部位都削去一半。我曾经偷偷的用剪子把自己的阴毛全部剪光过,由于妈妈裁服装的剪子太锋利,我把自己的阴部都剪出血了。

  当时真的好痛的呢,可我却是白白的痛了一回,没有几天,那些阴毛又都很快就长了出来,更让我难堪的是,刚长出来的那些半长不毛茬有时候竟然能从裤子里扎了出来。从此我再也不敢剪了。

  打我纪事的时候起,妈妈就从来没有给我买过新衣服,要么就让我捡穿她和老姨扔掉的旧衣服,要么就给我做小衣服,现在我个子高了,超过了妈妈和老姨,她们就让我捡爸爸的衣服穿,还说我穿着正好,可能吗,鬼才相信呢。

  如果我拒绝穿爸爸的旧衣服,妈妈就继续给我做小衣服,妈妈有缝纫机,她还学过服装裁剪,手艺相当的不错呢,可就是不肯往我身上多用一点布料。我曾经听到妈妈背地里和爸爸说过:这个死丫头,身体长的真快,我给她穿这么小的衣服也没有箍裹住她,反而更发育了。比我儿子还高大。

  听了妈妈的话,我心里往下一沉,感觉非常不舒服。我怎么会有一个这样不体贴女儿的妈妈呢,凭我长得这么漂亮,这么招人喜欢,可自己的父母为什么不喜欢呢,说真的,他们对我一点都不好他们什么活都让我干。由于常年在外面干活,我的脸色是黑红的,很多的男人都管我叫小黑姑娘。村子里同年龄的男孩子一把都不愿意和我玩,他们就喜欢那些杨柳细腰,脸色白皙的女孩子。这让我很悲观。

  可我发现村子里的那些成年男人却非常的喜欢我,他们总是主动和我说话,他们一看见我,脸上立刻露出兴奋的光芒,感觉是有一种控制不住的热情。我发现他们在和我说话的时候,眼睛总是盯着我的乳房和我的屁股,像是在色咪咪的欣赏。每次他们从我家门前走过,总要使劲儿的往我屋里瞅,我想那一定是在搜寻我的身影吧。

  我也经常的听到那些男人背着我议论说:老马家的大丽真性感,一走路那大奶子和大屁股直颤微,真招人喜欢,要是能让咱们摸一摸掐一把,给两个钱也行啊,要是再能让咱们整一下子,坐牢枪毙也值了……还有一个刚结婚的小伙子说:可不是咋地,大丽那两个大奶子是真叫带劲儿啊,比我媳妇强多了。你看我花了十万元娶的那个媳妇,小奶子就这么点,像两个小窝头,干干瘪瘪,一点也不鼓溜,你看人家大丽这个奶子,这么大,像两个刚出锅的大馒头,满满登登的,可馋死我们了,如果这辈子还能说媳妇,我就挑大丽这样的大奶子,往上一趴,舒服死了,好比上了天堂。

  听到这些传言,我惊愕了,我醒悟了。同时我感觉到了一种安慰,我这才明白,那些成熟的男人,还真就喜欢女孩子的大奶子大屁股,由于喜欢,难以控制,所以他们才说出一些邪心八道的话。以前,每次发现他们目不转睛地盯着我的乳房和屁股,我就非常害羞,感到无地自容,以为他们是在嘲笑我,现在我能够理解了,每当再有男人欣赏我,我就会像他们投去善意的微笑,他们对我就更好了。这些,在日常的往来中我都能感受得到。比如他们经常为我打抱不平,经常规劝爸妈让他们对我好一点,经常指责爸爸妈妈不该虐待我,不该让我干那些连男孩子都不爱干的脏活累活。

  他们还经常对我的爸爸妈妈说:“如果没有这个女孩,你们家根本就不能生儿子,还不多亏了人家,一定是这个女孩给你们带来的福分。”我不明白这些村民的话是什么意思。我也曾经追问过别人,可没有一个人告诉我是怎么回事。

  其实我的名字叫马丽,大丽是我的小名,在家里我是老大,下边有一个弟弟。

  弟弟也就比我小一岁,可是家里的脏活累活都是我干,家里的好东西都是弟弟吃,弟弟还经常到欺负我,爸爸妈妈也不管。

  我一直喜欢学习,非常愿意看书,而且生性聪明。可爸爸妈妈老早就不让我念书了。老师认为我非常可惜,几次来家里做爸妈的工作,也没有用。尽管弟弟学生成绩一点也不好,爸爸妈妈却非要供他不可。

  随着年龄的增长,我心里逐渐产生了疑团:爸爸妈妈为什么对我一点也不好,为什么那么偏向弟弟,虽然我很小就开始帮助他们干活,什么脏活累活都干,可总是换不来他们的好感,感觉在这个家里我还是多余的。怎么干也是劳而无功。

  更让我疑惑的是,我的长相和爸爸妈妈还有老姨他们几个比较,一点相似的地方都没有。爸爸妈妈都是小鼻子小眼睛,可我为什么却是浓眉大眼呢?妈妈的身子非常干瘪,非常瘦小,没有乳房也没有屁股,我老姨,是妈妈的亲妹妹,老姨大学毕业后在城里当医生,她的性格和妈妈一样厉害,她的身才和妈妈一样干瘪,没有乳房,没有屁股,可我的乳房和屁股为什么会这么大呢,我感觉自己和她们就不是一类品种。

  在脾气秉性方面我和她们的区别也非常大。妈妈和老姨都属于胡搅蛮缠蛮不讲理疯狂暴躁的女人。虽然说我是伶牙俐齿嘴不让人,可我知道自己是非常理智的。还有就是爸爸妈妈个子都不高,老姨个子也不高,可我为什么会比她们高了许多呢,只有弟弟和他们长得一模一样,又瘦又小又丑。

  弟弟也就比我小一岁,可他确是经常欺负我,爸爸和妈妈也不管,从小弟弟就经常把我按在地上当马骑,长大了也经长拉扯我的头发,最近这几年到是不像以前那样欺压我了,可却开始骚扰我了。让我感到十分不安。

  记得有一天中午,妈妈让我到原田地里去摘黄瓜,弟弟非要跟着我去,我只好就领他去了。

  到了地里,他也不干活,只是摘了两个很特殊的黄瓜,在手里玩弄着,那两根黄瓜一个是挺直的,一个是弯成圆圈状的,他拿着那两个黄瓜举到我面前,笑嘻嘻的让我猜:姐姐你猜猜,这两根黄瓜像什么?

  我说:那不就是两根黄瓜吗,还能像什么。我可猜不出来。

  他突然说:你看这个挺直的黄瓜就像男人的大鸡巴,这个圆圈的黄瓜就像女人的大逼。

  听了他说的这些不堪入耳的混账话,我的身子忽地一下子热了起来,感觉自己的脸也发烧了,真不知到该说什么好,慌乱中,我急忙说到:“你别瞎说了,你看见了是咋地?”。当时连我自己也不知道怎么会稀里糊涂的说出这样的话来弟弟笑嘻嘻的说:“咋没看见呢,连外国人的我都看见过,在录像上看到的。

  那些男人的鸡巴都非常大,就像这根大黄瓜,那些女人身下的窟窿也都很粗,就像这个黄瓜圈儿,他们一个个都脱得光溜溜的,操的可来劲了,整的‘咕矶,咕矶’直响,弟弟会声绘色的说:男人那大鸡巴一插一拔,把女人逼里的肉都给操翻出来了,操了一会儿,女人的大逼里就开始往出冒白浆,就这样,你看,你看,他们就这样操的,他们还连喊带叫的真让人受不了“弟弟一边说着,一边把那个挺直的黄瓜插到了那个圆圈的黄瓜中间来回的抽插着,不一会就把黄瓜刺全都磨光了。看了他形象的演示,我心跳不止,呼吸急促,浑身都发热了。而且产生了一种莫名奇怪的感觉。

  其实我也多次看到那些录像,可我是从来没有和弟弟说过这些事情的,我可没有那个邪心勇气和一个男孩子谈这些,今天弟弟突然当着我的面提起了这件事情,我就知道他有些歪念头了,我的心突然砰砰的跳了起来,我真的有点不知所措。

  我还在慌乱中遐想的时候,弟弟突然扔掉了手里的那两个黄瓜,扑上来从背后抱住了我的细腰,还把身体的中部紧紧地往我的屁股贴。我顿时感觉自己身上火烧火燎的难受,我惊慌的想分开他的双手,可他的手非常的有力气,紧紧的搂住我的细腰,怎么也分不开。

  说真的,就在那一刻,我的身体也有些发软,发麻,想推开他,又不忍心推,或许是自己也想体味一下男人和女人的第一次接触那种特殊的感觉吧,我很快就没有力气了,身子也苏软了。我真不明白,为什么一个女孩子被男孩子搂住的时候,两个人的身体紧紧接触的时候,我的身体会突然的发软,不能自控,会不知所措。

  弟弟突然把手伸进我的上衣里,开始用手抓我的乳房,用手捏我的乳头,我的身子都哆嗦了。

  他一边摸着,嘴里还不停的叨咕着:姐姐的奶子真大,真肥,你每次脱衣服的时候我都偷着看,可馋死我了,今天总算摸到了,让我盼了好久了,哈哈,好滑溜哇,好舒服啊,好爽啊,好姐姐,你别动,你别动,你别躲呀,啊,姐姐的奶子真好呀。

  在他的抚摸下,我的身子开始抖动了,精神也有些恍惚了,像是飘到了空中,走也走不动,站也站不稳,我心慌意乱不由自主的来回晃动着身子,像是躲闪,又像是配合他,又感觉像是自我享受,我究竟该怎么办,连我自己也说不清。一种朦胧而奇特的感觉笼罩了我。

  他的手在我的乳房上摸着,摸着,突然往下一滑,猛然伸进我的裤子里,伸到我的两腿中间,一把抓住了我的阴毛,我感到有些的疼痛,却又感觉非常刺激,我有气无力的说:老弟,别闹,别这样,我好久没有洗澡了,我这里边很脏,味儿很大,看整埋汰你的手,再说,如果让别人看到就不好了,此时弟弟的声音有些颤抖了,他轻声的说:没,没事的,这大晌午的,谁来地里干啥呀,没有人来的,我也不嫌你身子脏,我就喜欢你们女孩子逼里的这股臊味儿,好刺激呢,你就让我摸摸吧,啊……好了,摸到了,我摸到了……啊呀……难怪村里的男人都说我姐姐长个“大馒头逼,你这逼真肥呀,摸一把肉呼呼的,好舒服呀,大姐你别动啊……让我多摸一会吧,我的好姐姐,你可想死我了。我不行了,我的鸡巴都硬了啊,姐姐。我想要和你操逼,你就让我操一下子吧。我非常想要把我的鸡巴插到你的大肥逼里,只要你能让我操一下子,今后你让我干什么都行。只要我能操你一下子,我就告诉你一个秘密。

  我的身子突然发热了,感觉非常难受,心里像是着了火,这大火,同时把我的脑子给烧糊涂了。我感到天旋地转了。神志模糊了。我拼命梳理着自己的思绪,心里琢磨着,他能有什么秘密呢?

  就在这时候,趁我不备,弟弟猛然解开了我的裤腰带,唰的一下,把我的裤子连同裤衩都给脱了下来,一直脱到了我的大腿弯子下边,我的屁股小腹连同阴部全都暴露出来了。他这突如其来的情况让我惊恐万状羞愧难当,我急忙弯下腰去想要提起自己的裤子。

  我这一弯腰,可坏了,我那白白的大屁股就翘了起来,整个底部都暴露在了弟弟的面前,弟弟就像一头猛兽,疯狂的扑了过来,一下子从后边把我给抱紧了。

  我也不知道他是什么时候把他自己的裤子也脱到了下边,他把身子的中间部位紧紧贴在了我的屁股上。他的皮肤很细腻,很光滑,感觉还有些凉飕飕的,他的那个硬硬的鸡巴一下子就顶进了我的屁股沟里,他的小腹紧紧地贴在了我的屁股上,他的阴毛把我的屁股弄得痒痒的,他身子不停的往前拱。拱得我站立不稳,我知道他是想努力把鸡巴插到我的阴道里,可是由于我的屁股太大,他的鸡巴根本就不够长。

  这突然间的肉体接触,让我心慌意乱,一阵神秘的眩晕,一阵迷蒙的痉挛,我身子一软,腿也软了,像一滩泥似地倒在了地上。

  我挣扎着想爬起来,可身子不听使唤,很快就又被他给仰面朝天的按倒了。

  他像一头发狂了的公狗,趴在我的身上,紧紧地搂着我,他用胸脯子紧紧压着我的乳房来回蹭着,他的屁股翘个不停,他用那根硬邦邦的小鸡巴在我的两腿间乱插,他的嘴也在我的嘴上疯狂的亲了起来,我用力的推着他,有气无力的说道:别这样老弟,千万别这样老弟,我可是你亲姐姐呀,弟弟是不能碰姐姐的,妈妈知道了会骂你的,爸爸知道了会打你的,村里人知道了也会笑话你的,你这是道德败坏,丧失人伦,没有天性,你这样要遭雷劈的呀。

  弟弟听了我的话,不但没有收手,而且更疯狂了。他一边亲吻着我,一边把他那根鸡巴在我的阴部胡乱插着,插得我非常难受,弟弟气喘吁吁的说:我就告诉你这个秘密吧,你不是我亲姐姐,你要是我亲姐姐我就不干你了。我也是最近才知道你不是我亲姐姐,我要早知道,我早就动手干你了。这几年可把我给憋坏了。

  我听了弟弟的话,大吃一惊,浑身的血都涌到了头上,感觉自己的眼睛都模糊了。我努力控制了一下自己的情绪,急忙问他:你说什么呀,你是不是疯了。

  他一边呼哧呼哧的翘动着屁股,把鸡巴往我的阴道里插,一边说到:我没有瘋,我说的是真的,我是听咱们村里的人背地议论的,我就回来问咱爸妈,他们就点头了。还偷偷的嘱咐我千万别对你说。

  今天我对你说了,你必须仍然装作什么也不知道,千万别在爸妈面前表现啊,尽管他们对你不好,可我会对你好的,我会保护你的,快让我插一下子吧,我都急死了。你答应和我操逼,往后我来保护你,弟弟焦急的神态像是在哀求我了,他说:我把好吃的东西给你吃,我再让爸爸妈妈给你买一身新衣服。爸爸妈妈非常听我的话。在咱们这个家里,我就是祖宗,这你也能看得出来的呀。

  我用手支开他的身子,一本正经的说:你给我说清楚了,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你不说明白了,我是死活不能让你干我的。你说明白了我就让你干我,让你干个够。

  老弟焦急的说:哎呀我的傻姐姐,这么多年,难道你就没有看出来呀?爸妈对我多好,对你多差,告诉你吧,你是我们家领养的,你妈妈就是因为长的漂亮,还没有结婚,就被人给操了,然后就生了你,她为了找婆家结婚,就偷偷把你送人了。我们家是通过中间人,把你给抱回来的。

  我听了弟弟的话,还有些疑惑不解,急忙又问道:你爸爸和你妈妈一点都不喜欢我,为什么还要把我抱过来?你家既然有了你这个儿子,为什么还要领养我,这不是多此一举吗?

  弟弟说:爸爸和妈妈结婚好多年,一直也没有生孩子,他们着急了,就想领养一个,然后就从外地把你给抱回来了。当时他们还是很喜欢你的,谁知把你抱回来以后,我妈妈突然怀孕了,然后就生了我,自从有了我,他们对你就不好了。

  听了他的话,我像傻了一样,一滩泥似的躺在地里,我一切都明白了,怪不得爸爸妈妈对我如此虐待没有温情,怪不得他们会过分的偏袒弟弟,怪不得我长得和她们家里的人一点都不像,怪不得村民会说:多亏有了我,才会有了他,原来是这么回事啊。一向乐观的我,突然间开始黯然神伤了。没想到我会是这样的身世,我的命好苦啊,将来我该怎么办呢?这个家我还能呆多久呢?

  想到这里,我也开始责怪自己,我不该那么任性,不该经常和爸妈吵嘴,不该经常抱怨他们偏袒弟弟,不该得理不让人。看来我是拿自己不当外人了,满以为自己是在大人面前撒娇,满以为自己的伶牙俐齿反应敏锐会讨大人喜欢,结果却换来父母的打骂,早知道自己身份,我就一定会注意和他们的关系了,就不能多嘴了。

  就在我被这突然解开的身世之谜弄得头昏脑胀思绪万千神情恍惚的时候,弟弟乘机扒开了我的阴唇,把他的那根鸡巴狠狠地插到了我的阴道里,而且一直插到了最尽头,他那小屁股不停的撅着,开始抽插,那根小鸡吧在我的阴道里一出一入已经进行了好几个回合了。

  随着阴道口突然出现的一阵火辣辣的疼痛,我马上醒悟过来,才知道自己是被弟弟给插上了,才知道自己已经是被强奸了,知道自己的处女膜已经破裂了,知道自己就在这一瞬间失去了少女的贞操,失去了一个女孩子最美好的东西,我完了,我失身了,将来连对象都不好找了。谁还会要我这个破烂货呢?

  一股怒气在心头升气,我用尽全身的力气猛然一下子就把他给推了下去。本来我还想站起来后再踢他几脚。可当我看到他当时的状态,我惊呆了。

  弟弟“啊呀”一声,滚到了一边,只见他脸色发白,浑身抽搐,手脚不停的乱抓乱蹬,想说什么也说不出来,好像是抽风一样,那根鸡巴还在硬着,那龟头涨的发紫,上面沾满了血丝。还有一点白色的粘液从马眼中涌出。

  这时候我猛然想起邻居女孩子给我讲的一个故事,说是一个男人第一次和他老婆操逼,当鸡巴插进去快要射精的时候,她老婆因为处女膜破裂,疼痛难忍,突然间就把他给推了下去,结果那男人浑身抽搐,脸色发白,口吐白沫,很快就死去了。

  人说那是因为男人受到突然惊吓而“回精”死掉了。在农村,很多人都传说:当男人把鸡巴插进女人的阴道里,干到高潮,马上就要射精的时候,是无论如何不能受到惊吓的,男人到了这个时候一旦受到突然惊吓,就会死去的,想到这里,我惊慌失措,我知道,如果弟弟因为“回精”而死去了,爸爸妈妈会杀了我的,弟弟是老马家传宗接代的根苗啊,我算个什么呀,我是被领养的,我这个养女被强奸了父母不会心疼,如果他们这个宝贝儿子死了,那我就无法生存了。

  想到这里,我不知道从哪里来的一股力量,猛地扑过去抱住老弟的身子使劲一滚,把他滚到了我的身上,我分开双腿,就把他的鸡巴往我的逼里塞,我听人说,到了这关键时刻,必须想办法让他插进去,然后把精液放出来,这样才能挽救他的性命。

  可弟弟像一滩泥似的压在我身上,没有一点知觉。我费了好大的力气舞弄了半天,怎么也无法把他的鸡巴插到我的小逼里,我急中生智,又把他翻到下边,把他平放到地上,我急忙蹲在他身上,把他的鸡巴竖立起来,对准我的小穴。我一只手捏着他的鸡巴,一只手扒开我自己的阴唇。

  我的屁股用力往下一坐,结果是把他的鸡巴给压倒了,根本就没有插进来。

  此时我什么也不顾了,扑上去就用嘴含住了他的鸡巴,然后我上下晃动着自己的脑袋,让他的鸡巴在我的嘴里一出一入,我疯狂的吸吮着他的阴茎,也许是他的鸡巴又挺硬了一些,也许是我的口水把他的鸡巴给润滑了。当我再一次分开双腿蹲在他的身上,把他的鸡巴竖立起来对准我的阴道口的时候,我的大屁股往下一坐,弟弟的那根鸡吧“哧溜”一声就插进来我的阴道里,而且是一插到底。

  我急忙把自己的屁股一上一下的不停的翘动着,我忘记了疲劳,我忘记了疼痛,忘记了羞耻,忘记了一切,感觉自己是在为一个垂死的病人在做特殊的人工呼吸。

  当然我没有一点舒服的感觉。有的只是紧张,有的是慌乱,有的是心跳,有的是热血在周身奔涌,我是在竭尽全力。

  弟弟那根僵硬的鸡巴在我的阴道里抽插着,出入着,磨擦着,逐渐发热了,他的血液开始流通了,他的精脉开始循环了。他的身子复苏了。

  弟弟终于睁开了眼睛,兴奋的望着我,一下子就抱住了我的屁股。同时他的屁股开始用力的往上挺,他的鸡巴在我的小穴里插的更深了。看见他能够动作了。

  我急忙起身平躺在一边说:来吧老弟,到我身上来吧,你想怎么干就怎么干,他兴奋的趴到了我的身上,抱紧了我的身子,他的小屁股翘个不停,把那个粗硬的鸡巴往我的小逼里一顿猛插,每次都插到了根部,而且越来越粗,越来越大,他疯狂的冲击了一阵子,静静的田野里发出了“呱唧,呱唧”的响声。那是弟弟在疯狂操我的声音啊。

  突然弟弟浑身一震抽搐,鸡巴又使劲的抖动了一下,大声说:大姐,我要尿尿,我要尿尿,我憋不住了,怎么办啊?

  我急忙说,别动,就往姐姐的肚子里尿好了,尿吧,痛痛快快地尿吧。

  只听他“哎哟”一声,一股滚烫的热流射到我的肚子里,热乎乎的,有些发烫。这时候我已经完全忘记了疼痛,倒是产生了一种快感。他紧紧抱着我的身子,他的中间部位在我的身子上一拱一拱的搐动着,他的鸡巴在我的阴道里一次一次的膨胀着。

  半晌,他深深地出了一口气说:哎呀我的妈呀,好舒服啊,舒服死了。浑身都麻了。

  我静静的躺在地上,身子底下已经让土坷垃给垫的很痛了。我仰望着蓝天,感觉自己还不如天上那自由些飘动的白云,它们多自由啊,可我是在受苦受难啊,泪水在我的眼角里流了出来。

  弟弟压在我的身上,尽情的享受着,我一动也不动的承受着,许久,他才翻身下去。

  看见他从我身上爬了起来,开始穿裤子,系裤腰带,我也站了起来,我一边提裤子,一边严肃的对他说:记住,就这一次,往后不许再和姐姐干这种事了。

  虽然我不是你的亲姐姐,可这事儿要是传出去对谁都不好,要不是看你今天突然发病,生命垂危,我是无论如何不能让你干我的。

  老弟点了点头说:行,往后我不操你了还不行吗,方才我是一时冲动,邪气上升,忘乎所以,拼死也要干你一下子,插进去以后,射精完了,我就冷却了。

  脑子也清晰了。感觉也没有什么意思了。还有些后悔,就觉得“操逼”这个最神秘的事情也不过如此。

  其实,我也听人说过,男人就是这样,当他们想干一个女人的时候,性欲冲动,就像野兽,就像疯子,什么都不顾了。宁可犯罪,可当他们得手以后,射精完了,马上就冷却了。还有一份悔意,就觉得没有什意思了。

  可用不了多久,这些男人还会再次产生强烈欲望的,而且是无限反复,他们肯定还会要干的。如果不想干,那就不是男人了。老弟他说往后不再操我了,我才不相信呢。见到美女,男人随时都会发情的,他们可不像牲畜,只有春秋两次发情期。

  这次在自留地里被弟弟干过之后,我身子下边有一种火辣辣的刺痛的感觉,好几天才恢复正常。

  此后的日子里,我一直躲避着他,不给他提供机会,尽管我知道在男女两人性交的那一瞬间,我们女人也会产生许多快感,可我是理智的,我知道那是不应该的,我更知道那是危险的,第一,容易怀孕,第二,如果让爸妈知道了,我就是罪人了,他们一定会骂我勾引他的儿子。第三,让村民们知道了,我的名声就彻底完蛋了。这毕竟是不道德的行为。将来我还要找对象,我还要结婚呢。

  【完】